沧州文艺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天地
搜索



沧州市文联举报邮箱

【无名文学】任建成 海铺纪事

2018-12-17 10:14:17

垫宅子

这是一组过去农村盖房子的小系列,主要有垫宅子、脱坯、砸夯、做碱、铡载、垒墙、上梁、泥房等等,首先讲一讲——垫宅子。

在农村,人们一生有两件大事,一件是给孩子娶媳妇,再有一件就是盖房子。盖房子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垫宅子。

过去的农村盖的房子都是土坯房,社员要先到大队里申请宅基地,好像也没有什么合同啊、协议啊之类的文本型的东西,大队管这事儿的人点个头也就算批准了,因为在我们老家,土地很多,到处都是盐碱地,但海边过去经常受到海潮的侵袭,所以把房子盖在高处才能避免海潮来袭的时候不被海水浸泡和淹没。但村子里哪有那么多的高处啊,新房一般都要到村子边上去盖,所以盖房子之前垫宅子的工作是必需的。

垫宅子一般在一年的冬天上冻之前。这个时间是一年里的枯水期,雨水少了大坑里的水位低了,取土也就方便些;夏天虽说也有养育苗(休渔期)的时候,但那个时候正赶上三伏天,天气热不说,主要是水太多,下雨多,道路泥泞无法通行,水位高取土不方便。所以海堡的人们一般选在秋季到冬季之间的这一时机来垫宅子。

垫宅子一般是就近取土,多是村子边上的大坑边,这可能也是大家选在村子边上盖房子的一个缘故吧。因为路途较远,所以到村外去取土一般都是靠小推车来完成运输任务的。小推车分两种,一种是专门用来推土用的土车子,那可是专用工具,不是每家都有的。土车子实际上就是在一个车轱辘上面加了一个木制的方斗,向前的一边开放,为了降低重心,还在方斗的中央留出了车轱辘的位置,但也用木板密封,所以推土很方便。在农村一般用它来推土,也有推柴火的但不多见。还有一种就是农村最常见的独轮车(俗称小车)了,这种独轮车的车身都是空隙,除去中间的横梁,两边也没有什么保护的框子,所以用这种车子推土时就要对这种独轮车进行必要的改造。先是用竹片订起一个长方形的挡板,然后竖着插在小车的两边用来挡土,小车的底部和横梁的地方用一些木板之类挡好,一个经过改装的土车子就完成了。取土还要有好用的铁锨,铁锨也分两种,一种是平锨,那是专门用来铲除平地上的泥土的。还有一种是铁锨头和铁锨把在一条直线上专门用来向下挖的薄锨,这种薄锨锨头比较长,左右两边向中间略微翘起以便兜土,一般的挖河、挖土都要靠它,每把薄锨锨把的顶端都有一个短短的横着的把手,以便用力。在垫宅子的季节里,薄锨的锨头被磨得铮亮,锨头很锋利,取土时,不管是多么硬的土,只要用脚往上一踩,那长长的锨头就扎到地下去了,用锨把一撬,一锨土就取出来了,剩下的就是装到车子上了。

我经历了七十年代家里盖房子的全部经历,垫宅子的时候我还小,干不了什么力气活,就是给大人们拉纤。用一条绳子拴在车子的前面,每当上坡或者是到地方需要倒土的时候,就需要把小车子推着跑起来,靠强烈的惯性把车子里的土大部分自卸下来,这个时候我这个拉纤的就起作用了。因为小车子上的土装得很满,码得很高,重量很大,推车的人要戴着车襻才能把车子架起来,然后摇摇晃晃地掌握着平衡,这向前走的事情就由拉纤的来完成了。我还有一项工作就是在装车的时候,用平锨把大人们用薄锨取走土后留下来的土屑铲起来装到车上。那时天气已经比较冷了,我需要戴着棉帽子、手套来进行,但一般要不了一趟,浑身就会冒出热汗,那帽子手套自然就戴不住了,到后来连穿的厚衣服都得脱掉。但这种工作一般是在早上和晚上进行的,正常时间大人们要到大队里去干活,我们这些孩子要到学校去读书。

当然装车也有学问,先是要掌握好小车两边的平衡,不要一边重一边轻,还有就是不要装得前重了,那样头儿沉,不好掌握车子的平衡。一般装车要把两边装得一样重而且要后面稍微重一些,这样便于把握,当然后面太重了,对推车人的臂力是个压力,所以一般都在两个车把上连接上一条宽宽的带状东西,我们称之为襻,这襻的作用就是搭在自己的脖子上靠脖子的力量来减轻双臂的压力,另外因为推车人的身体是前倾的,这个襻还有往前的推力。                                                           这个工作一般是由一家里最有力量的人来完成的,当时我家里除去父亲就是大哥了。父亲很勤奋,每天起早贪黑地推土垫宅子,但大哥不忍心让自己的父亲去干这重体力活,经常是大哥抢过父亲的小车去推土,到后来,父亲就是拿着把平锨,把我们倒在宅子底下的土扬

到上面去了。

垫宅子一般根据自己要盖房子的多少来确定垫宅子的面积和体积,在当时的农村一般是盖三间房一个院子的。

因为孩子多,每个孩子娶媳妇的时候都需要有那么一套房子的,一套三间就是最合适的选择了,要是像现在一样盖五间,那这个家庭的经济压力就会很大,所以一般都是盖三间的。垫宅子一般也就是按照三间房子的大小来安排地基的大小,院子里的土等房子盖起来了再说,至于院墙那更是以后的事了。在当时的农村盖房子所有的活儿都是人工的,劳动强度比较大,耗费了人们太多的体力,所以一般来讲就是把房子盖起来也就算完成了任务,一般院子里

的土就不着急了。

宅子垫好了,不能马上盖房子,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农村叫折zhe,二声)才能盖房子,一般需要一年的时间。当然下面的工作不是盖房子,而是脱坯了。现在垫宅子已经没有原来那么艰苦了,都是机械化了,到现在都有专门的翻斗车活跃在农村,谁家要是想垫宅子,只需商定个价格,定出个验收标准,就一切搞定了,剩下的活儿就是那些个翻斗车的事了,充其量有时间了到现场看一眼就可以了。但据说垫一个地基要一两万元呢!我们那个时候可是一分钱也没花啊,完全是靠自己的劳动、靠自己的体力来完成的。

脱坯

脱坯是农村最脏最累的活儿了,因为要和泥水打交道,所以说它脏,再说和好的泥要从泥地里抬出来,这些都需要耗费很大的体力,所以说它累,记得当年人们把脱坯列为“四大累”之一。

农村的土房子,大约有两种做法,一种是用泥直接垒成,这样的房子造的时候,只需在自己的房子旁边拉点土来,把泥和好,不需要多少人参加,用铁叉一叉一叉地往上面垒就好了,也没有什么时间限制,下雨也不怕的,这样的做法我在农村见过,我们海边的土房子都是先脱坯再盖房的,所以脱坯是盖房子整个过程当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脱坯之前要有必要的准备,首先就是要准备麦秸,但我们海边没有多少麦子,所以麦秸就要到农村去购买。麦秸要和泥和在一起,相当于现在盖房子水泥里的钢筋了,能起到固定作用的。购买麦秸也需要有关系的,记得当时我的三叔是大队的会计,跟中捷农场的关系很熟,所以购买麦秸的任务就由三叔来完成。

麦秸顾名思义就是小麦收割后拉到麦场里,经过阳光的曝晒,再经过了轧场的过程,把麦粒轧下来,剩下的被轧瘪了、轧烂了的麦秆就是麦秸,因为比较光滑,也有称之为滑秸的也正因为比较滑,装车就比较难一些,不好捆扎,所以到农场去买麦秸就需要带上海边特有的大网袋,把麦秸装在一个个大网袋里再装车。这是我们这些孩子比较愿意参加的工作,没有危险,麦秸也很干净、很轻,每到装车的时候,我们就在大人的手下,在麦秸里面像游泳一样地翻滚着、嬉戏着。麦秸装好了车,我们就在大人的看护下,爬到高高的车顶上去,躺在柔软的麦秸上面,就像躺在席梦思床上一样舒服,随着车行驶时的颠簸,就像躺在摇篮里一样舒服、惬意,望着蓝蓝的天空,整个身心都舒展到了最大。

麦秸买来了,剩下的就是找一个有水源的地方,准备脱坯了。脱坯要和泥,离不开水,所以离水源近就是第一选择了。一般我们都是选在东西两个水渠边或者就是到海边的方窝边。再一个条件就是要有一块相对平坦的空地,因为脱出来的坯是要放到地上晾晒的,需要占用很大的地方。第三个条件就是要选择好的土质,沙土是不能用的,要找粘性较好的黑粒子土,这样的土脱出来的坯等晾干了坚硬无比,盖出来的房子自然就结实。

取水也很有意思,先是在水渠的外面找一块好土地,用铁锨把土翻起来,在上面撒上麦秸,剩下的事情就是取水了。在水渠边挖一个水坑,作为水源地。取水一般是用一个编制成的椭圆形的水斗子,两头和水斗的底部系上绳子,两个人站在水渠岸上,手抓住绳子来取水。这也是个技术活,记得小时候和哥哥干这个活,没少挨哥哥的训斥。两个人一定要配合好,劲要一块使,往上提水斗时要用力,等水斗到了高处,抓住水斗底部绳子的那人,就会用力提起那根绳子,这样水斗里的水就倒在水渠外面了,如此往复。水差不多了,就回家吃饭,等着水慢慢把那些土块洇开,下面才好干活的。

脱坯用的模子是专用的,是用木板钉起来的方框,长约二尺多,宽约一尺半的样子,两个短框上都有着提手,方便模子里的泥满了,好把模子提起来。这些模子都要提前放到水里浸泡的,因为如果模子吸水的话,用起就会很费劲的。还需要准备足够的三齿、铁锨和铁叉,还有抬泥用的铁筐和扁担,当然还有一样东西是不能少的,就是根据模子的多少准备几个小水桶,里面装满水,这是用来湿润模子的内沿使之内壁润滑方便提拉模子。

等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帮忙的人们才登场,那都是些壮劳力,都有着很好的体力,到得早的人们有的用铁锨在平整将要放置土坯的场地,有的下到泥里,用三齿来回翻倒着泥土,有的光着脚丫子在泥里踩来踩去,是要把麦秸和泥融合到一起。经过了几个回合的翻倒,那泥就和好了,脱坯的工作才真正开始了。

技术人员掌握着模子,旁边站一个到两个汉子,手里都拿着铁叉,他们的任务是往那模子里放泥,也叫供泥的。还有一拨人是来运泥的,他们两个人一副担子,把土坑里的泥抬到模子旁边。在泥坑里再站上两个人,这两个人也每人拿一把铁叉,那是给运泥的人们装筐的,他们身边还放着不少的其他工具,因为他们除了保证供应外,还要根据情况,随时准备挖土和泥呢。模子的多少,视帮工人数的多少而定,人多的时候,能同时有三四个模子同时工作。

技术人员也就是掌控模子的人,都是光着脚的,他会指挥给他供泥的人把泥放到最该放的地方去,可以说是指到哪里放到哪里。泥堆得高了,用脚上去往四周踩两下,尤其注意模子的四个角要饱满,坯的好看不好看,就看那四个角是不是饱满整齐了,因为这牵涉到垒墙的质量。等泥装满了,用手在上面麻利地来回划拉两下,坯的表面就变的光滑了,站起来用双手一提那模子,直起腰来,往后退两步,然后重重地把模子往地上一放,模子就会准确地放到了指定的位置,差不了多少。如果有些误差,用那沾满泥的脚轻轻一踢也就就位了。如果感觉泥太硬了,就传话给在泥坑里的人,再往泥里加点水;如果说泥太软了,就会往泥里加点土。有时模子用的时间长了,往外提起模子会很费劲,他就会非常利索地用手把框子上的泥刮掉,然后用放在身边的水桶里的水往模子的内沿上蘸上点水,接着进行。

这时候,主家需要做的就是后勤保障了。会从家里烧了开水,用暖壶或茶壶装了提到工地去,里面放上点红糖,那时候有点甜味,就是过节、就是美味了。吸烟的人们也能抽到平时抽不到的墨菊、巨轮等上等的香烟了,再有爱好儿的家庭还会买点糖块、鸭梨等水果给这些帮工的人们享用。到了吃饭的时候,主家就要把蒸好的馒头送到工地上,以示对他们的犒劳。这些劳累了的人们就会或站、或蹲、或坐、或躺的在工地上饱餐一顿。

这样的重体力活,不可能一次干完,等干完了,脱够了数,就等着老天爷晾晒了,等到半干的时候,就要组织人去立坯,也就是把平躺在地上的土坯立起来,这些坯首尾相接,形成一条条非常美妙的折叠线,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有立得不稳的土坯倒了会造成损失,可以起到互相支撑的作用。等立起来的土坯彻底干了,就要把它们一块块码起来,脱坯过程中的风险也就算过去了。

记得那年我们家立完坯没几天的一个晚上,天空突然乌云密布,还刮起了大风,家里人真是心急如焚啊!要是赶上一场大雨,这些刚刚立起来的坯,岂不是要成了一片烂泥了吗?人们纷纷跑到我们家要到水渠边上去看看,人们到了水渠边勉强把那些还没有完全干透的土坯码起来,在上面盖上了一些干土。好在雨下得不大,损失不是很惨重。但这样的土坯盖出来的房子容易返碱,会影响房子质量的。

等这些土坯干透了,就要用小推车把它运回家去,运到要盖房子的地方去,同样要防雨,要把它放到地势比较高的地方以免水浸。好在一般脱坯都在夏天,盖房子在冬季来临前,那时候雨水已经不是很多了。

一块土坯大约有四十多斤重,大人们一般一车能推八块,我们这些孩子,一次只能推两块,要是四块就会很吃力的了,即使这样也经常会出现中途翻车的现象,把土坯摔烂了,还要受到大人们的训斥的,但我们只能是加倍小心地行事,不敢多推了。

砸夯

应该说在农村盖房子没有轻省活儿,但就是这个砸夯相对于其他活儿来说比较快乐,应该说是累并快乐着,因为砸夯是要靠大家齐心协力才能完成的工作,在砸夯的时候,就要有人牵头把大家的力量集中在一起,所以砸夯的过程是和大家的集体协调、和歌声分不开的,劳动的过程充满了快乐和笑声。

上文讲到了垫宅子,宅子垫好了,经过了一年左右时间的沉淀,盖房子用的土坯也都准备好了,接下来就要准备盖房子了。第一步就是翻地脚,也就是在已经垫好的宅子上按着地基所要求的深度和所盖房子的间数开始挖槽,就像战场上挖战壕一样。挖槽前,要由明白人丈量好,画好线,接下来就是开挖了。大约要挖到一米多深吧!此时的地基周围还有地基的中间都堆起了高高的土堆。当然事先还有两件事需要做,一是插一面红旗,再有就是放一挂鞭炮,目的是为了辟邪。在农村盖房搭屋是大事,谁家不图个顺畅吉利呢!

地脚挖开了,下面就开始砸夯了。夯是自制的,一般就是用农村轧场、蹾地用的圆柱形的石头碌碡,两边用檩条绑起来,这就是夯了。砸夯的时候,人们用双手抬着檩条,一起一落的,如果人多,还可以在檩条上拴上一些绳子,这样拽绳子的人站在高处,架檩条的人们就站在地基里面,也便于掌握那夯的平衡。

砸夯是个集体项目,人少了那碌碡架不起来的,人多了就需要有人来指挥、来协调大家的动作,这个人就是喊号子的。喊号子可不是个简单活儿,第一需要声音洪亮,第二就是要脑子里有东西,会编词儿。那词儿可就看喊号子人的水平了,有时是根据形势的要求,喊“阶级斗争不要忘记,”“要斗私批修,”“美帝苏修”什么的;也有生活当中的事情,譬如说看到中间的一位今天穿了一件好衣服,就要编出词来把他的媳妇夸奖一番;看到有人干劲很足,也会编出词来说可能在家吃了好东西了等;还有就是生产当中的事情了,譬如说哪位在海里打鱼产量很高啦,某某在海里有什么感人的事迹了,都会变成了故事借这个机会编出来唱给大家听。当然在农村也会出现一些个荤段子,逗得大家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大家随着喊号子人的哼唱所带来的明显节奏,把夯高高地举起,再重重地放下,和着喊号子人的号子,互相呼应着,以达到砸夯的目的。号子开头是慢的,慢慢就会快起来,一般喊号子是这样的,喊号的先唱出第一句:“毛主席呀教育咱,”接着大家边把那碌碡高高地架起来,然后重重地砸在地上,一边回应道:“嗨吆,嗨吆嗨!”接着号子又起:“斗私批修啊!”众人和道:“嗨吆,嗨吆嗨!”,如此往复地进行下去。要是到了高潮时,号子的调门明显抬高了,回应的号子也就变成了:“吆呼嗨,吆呼吆呼嗨吆嗨!”声调铿锵有力,娓娓动听,再加上碌碡砸在地上那沉闷的“咚咚”声,很是振奋人心,催人奋进呢!每当这时,现场就会聚拢不少的大人和孩子,在那里像听戏一样的有兴趣。当然这样的工作不能时间太长了,大家累了要歇一会的,老家称之为“撂个烟呗,”也就是休息的意思,这时候主家就会把事先准备好的烟卷和茶水送过去,让他们享受。赶上人多的时候,就歇人不歇夯,大家轮流上阵。如果赶上天要黑了,或者看看天要下雨了,砸夯的人们就不觉把号子加快了节奏,有时就是简单的“嗨吆!嗨吆!嗨吆!”那夯也就随着这简单的号子,被人们架起来、砸下去地进行着,当然体力消耗也是很大的。砸夯最怕的就是下雨,一下雨,那挖出的地槽里注满了水,就要等到水排干净了,并且地槽里干了才能接着进行,这样会使工期延迟,主家就更加焦急、更加烦恼了。

年龄大的人们一般不去参加砸夯,但手里也是闲不住的,他们会在刚刚砸过夯的地方,重新用铁锨把土垫上一层,因为砸夯是围绕着地基来回转的,这样周而复始地转着砸夯,原来挖的很深的地基,就会慢慢被一层层的垫高了、又被一层层地砸实了。

砸夯虽说也要耗费很大的体力,但由于有动听的砸夯号子在工地上飘扬着,再加上时不时有些个诙谐、幽默乃至荤笑话出来,使得劳动的人们都是在欢声笑语中度过的,应该说这是在整个盖房子的过程中最为快乐的活儿了。有时,在一个工地上同时有两盘夯在工作,那场面就更加热烈了,双方在比进度的同时,还在比着号子,围观的人们就看哪一伙干劲足、号子的词好、进度快,常常是这边热闹了,围观的人们就围拢过去了,一会这边改进了,人们又回来了,那可是很较劲、很要面子的事情。要是后面的那盘夯进度快了,就会在号子里面把前面的一伙编排几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追得近了,前面砸夯的人们手忙脚乱地忙活着,动作会因为加快了节奏而变了形,动作也很难做到一致了,引得大家一片哄笑,砸夯的人也会感到很难为情的,因为都是一个村的老邻旧居,谁愿意丢这个人啊?所以干起活来都是非常的卖力。这个时候,气氛达到了高潮,那重重的碌碡落地的沉闷声和着嘹亮动听的号子在工地上抑扬顿挫地飘扬开去,传到了家家户户,所以家家户户都能享受到劳动的快乐。

砸夯的工作进行到最后,也就是地基出了地面后,就由懂技术的人们掌握着什么时候结束了,等到整个地基平整了,那夯也就完成了它的使命,人们就会七手八脚地给碌碡松绑,把捆在碌碡身上的檩条拆卸下来,因为盖房子还需要檩条的呢!等人群散尽,工地变得冷冷清清了,就有技术人员拿一把平锨(老家叫洋锨),慢慢平整着那刚刚砸好的地基,等平整好了,整个的砸夯程序算是进行完了。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做碱了。

做碱

我不知道我写的这个“碱”字是不是正确,因为是方言,也没有见得到过类似的文字记载,就是凭自己对这件事的理解来写的。所谓做碱,就是在刚刚夯实的地基上垒砖,一般的是七层,老家叫七垶(xing,四声),家庭条件好一点的可以做到九垶。因为这些砖的主要功能就是把盐碱地的潮气和土坯隔开,以免整个房子被碱掉,所以称这项工作为做碱。最早农村盖房子没有这个程序,就是直接在地上码土坯的,但实践证明那样盖起来的房子因为直接和老家的盐碱地接触,那盐碱就会从房子的底部开始往上走,所以一般寿命都不是很长就摇摇欲坠了。当然那时候条件也不允许,现在条件好了,能有钱买得起砖了,再说盖房子搭屋也不是一件简单的活儿,可是长久之计啊,

所以用砖做碱就成了盖房子的新时尚了。严格讲做碱还有一个程序那就是铡载,这个“载”字也不知道是不是用得准确,但它的作用就是用铡刀把苇子截成相同的长度放在砖上面,以隔碱,再往上面就是放土坯了,所以有“承载”的意思,姑且就把这道工序称之为“铡载”了。在老家这是两道程序,但因为作用是相同的,我就把他们合并到一起来写了。

做碱以前先要放鸭子,所谓“放鸭子”,就是把房子的四角找个平衡,具体的做法是:在地基的中央,堆起一个高台来,上面放一个装满水的脸盆,水盆里面放上一个用木板制作的“鸭子”,“鸭子”的前后都有一块突起的木块,凭借两块木块的平衡再看房子的一角,地基的一角有人立一个尺子,定下高度后,其他的三个角也和这个角保持相同的高度。要是这个角低了,就要往上面垫土以增加高度;如果那个角高了,就有人用铁锨往下面铲土,直到达到了需要的高度为止。四个角的高度定了,就在四个角上钉好几个木橛子,再把一块砖固定住,把四个角的四块砖拉上线,这样就凭这几条线来确定其他地方的高度了。先把突起的地方铲平,再在线下有空隙的地方垫上土

砸实,再在四个角那块砖上面放上一块砖,上面缠绕着线绳,这就是第一层砖的高度标准,这样做碱的基础工作做完了。

接下来就是垒砖了,垒砖要严格按着这条线跑,调整高低的手段就是靠一层一层之间的泥了。那时候还没有用水泥的了,砖和砖之间的衔接和高度的调整都需要用到泥的,高了泥少放点,低了就多放点,农村有句俗话说:齐不齐一把泥,就是这个意思,当然这要由村里的瓦工来完成的,与其说是瓦工还不如说是巧手,因为他们没证书也没有执照,就是手巧罢了。

在这项工作中,我们主要的任务就是搬砖和除泥了。砖要用水浸过的,这样才不至于因为吸水太多而干得太快,不容易形成一个整体。浇砖也不像现在一样,水管子往砖码上一放,而是要用舀子在水桶里舀出水来,一下一下地浇,毕竟老家是很缺水的啊。搬砖也要有眼力,看到哪里砖用的差不多了,就给他送点过去,但往往会用到半砖头、六分头、七分头的砖,你要是有眼力看到下面缺一块七分头,你就要提前到各处去找,找到了拿过来准备着,师傅一张嘴,立刻送到了他的手边,往上一放,大小正合适,此时你就会得到师傅们的表扬了。

所用的砖也不都是新砖,一般来讲新砖都用在外面,里面则用一些旧砖和平时主家在各地捡来的砖头。

在农村找个砖头很难的,所以旧砖都会被重复使用多少次也舍不得扔掉,一般在路上见到了砖头也会捡回家里,等着有用的。和泥也是个技术活,因为是做碱用的,所以泥一定要和得稀稠适当,另外最重要的一条是里面不能有疙疙瘩瘩的东西,那样的泥师傅用起来很反感,也影响垒砖的速度和质量,好在这个活不是我们这些孩子干的,碰到师傅发几句牢骚,就是回头看看那位和泥的,意思是,这泥是他和的也就算过去了,一点内疚也没有。

因为上面还要垒土坯,所以地基比城里盖房子打地基要宽很多,一般是五十墙,也就是说墙的厚度是五十厘米厚的。做碱时实际上用不了很多的砖,因为垒砖时,只是垒一个砖框子,中间都是空的,要用土来填补的。等到砖垒到四五十厘米了,也就是够高了,用砖砌成的格子里都用土填满,再在上面抹上一层泥,这个碱算是做完了。

铡载的工作就需要很多人参与,那个时候可能是盖房子当中最热闹的时候,因为大人小孩都可以上阵、都可以帮忙。

铡载就是用铡刀把苇子切割成一段段等长后,放在砖做的墙上面,大约能有二三十厘米厚的样子,这可是专门用来保护上面的土坯墙不受盐碱的侵害的重要手段。铡载的时候,需要准备一个磨快了的大铡刀,在铡刀的右侧设置一个挡板,以便掌握切割苇子的长度。苇子也就是芦苇,是我们的土特产,村子西边的大洼里满是的,每年的冬季村子里都要按人头分,但对于盖房子来讲还不是很宽裕,自己的近门或者是邻居给帮衬一些,也就够用了,有心的家庭好几年以前就积攒着盖房子用的苇子了。

铡载时,每人用草绳子制作一个圆圈,用自己的两个大拇指勾住两头,这样就可以加长手指的长度,一次可以掐住更多的苇子。在铡刀旁边还会专门设置一个大缸或者是大桶之类盛水的容器,里面装满水,在两手掐住了刚刚被切断的苇子后,来到这里把两头的苇子都要蘸上水,到现在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记的,这是必须的程序一样不可缺少。苇子是根部较粗,到了其顶部就变细了,我们这些孩子们的手小,掐不了那么多的苇子,所以就站在旁边等着眼看着到芦苇的顶稍部带着花的时候,才把手伸过去,去掐这些老家话叫“驴尾巴”的苇子,一会的工夫,一捆苇子就被切割成几段、几把,剩下的驴尾巴被人一把扔在了身后,再接着解开新的一捆,所以这个活儿大人小孩都能帮上忙,因此显得场面上很热闹。

帮忙的人多,但需要懂技术的人来指导,技术人员此时就会拿着一块平整的木板上面的把手,在指挥着人们往哪里放手中掐着的苇子,等放下了,他就会用那块木板在一边轻轻地拍打着,这主要为的是整齐,但还有一个要素就是苇子放置的要厚薄一致,尤其拐角的地方更是需要格外精心才好。如果技术员觉得可以了的时候,就会有人拿几棵秫秸横在苇子上面,然后再慢地压上一个土坯。等到整个的砖碱上面都均匀整齐地放置了苇子,并且苇子上都被压上了一层土坯时,这项工作就算告一段落了,人群慢慢散去,剩下的就是懂技术的人,在这圈苇子中间里外观察,一会拍拍这,一会拍拍那,总之就是想做到精益求精。

现在农村条件好了,没有再盖土坯房子的了,都是一色的砖瓦房,做碱也是用大块的石头来做的,铡载这道工序省略了。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垒墙了。

垒墙老家叫起墙,这是盖房子的主体部分,也是最振奋人心的一道程序,因为土坯一层层地码上去,房子在长高,主家人很兴奋,干活的人们也有一种成就感。

但在这道程序当中,干活的主要是硬劳力了。刚开始的时候,人们就是搬起一块土坯,小心翼翼地放在排好的苇子上,等到一圈都排满了土坯,就要在这层土坯上面盖上薄薄的一层土,这层土的作用就是为了找平衡的,当然也会拉上线,为的是整个房子要把持一个平衡。遇到土坯不规则的,就要用刀钴(一种农用工具)把凸起的部分砍平了,凹陷的部分就用土来填平了。

我们这些孩子在这道工序上基本帮不了什么忙了,

有机会的话,就约个好伙伴在高一点的地方,慢慢拽下一块土坯,然后两个小伙伴把土坯架到房子下面,往上递的工作还要由大人们来完成的。但大人们一般也不欢迎我们帮忙,因为大人们干活都是很麻利的,我们这些孩子的帮忙显得碍手碍脚的,弄不好走到半路,一个小伙伴坚持不住了一撒手,把土坯摔坏了,挨大人们训斥不说,单是再从地上把那重重的土坯搬起来也很费力气的,大人们喜欢从土坯码上直接往下搬,这样能省下不少的力。

墙上面蹲着一个技术人员,虽说不用费太大的力气,但要掌握好垒墙的质量,也算是技术活了。他要把下面递上来的土坯,根据情况把土坯放置好,还要把握好和其他土坯的整齐,等到他把这块土坯安顿好了,找平了,下面的人才可以接着递上下一块。那些体力不好的人们就拿把平锨,跟在垒墙人的身后,在他们刚刚垒过的土坯上压上土,或者是听墙上人的调遣,需要什么工具,就马上递上去。墙还不太高的时候,递坯人的劳动强度还不是很大,要是等到墙垒高了,那时候就需要真正体力好的人来完成了。递坯人要背对着墙,脸朝外,双脚站稳在地上,此时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把别人搬过来的土坯用自己双臂的力量举过头顶送到垒墙人的手里。这时,此人的头上要带上帽子,脖子上要围上毛巾,穿一件破衣服,因为在将土坯上举的过程中会有很多的土屑散落在这个人的头上身上,这样包装的目的就是阻止那些土进入到人的头上和脖子里。但尽管是这样注意,那递坯的人每次下来,也都是灰头土脸的一副狼狈相。记得这项工作一般是由老家长得最结实的华伯伯来完成的,每次上举时,他是不敢呼吸的,连眼睛都要紧闭的,但每次下来,就连他的小胡子上都挂着灰土。

随着土墙的增高,递坯人的脚下换成了凳子,到最后,尤其是到了给高高的房山上递坯时,脚下就成了架子了,需要两次接力才能把一块土坯递到房上去的。下面的人站在墙下面,接到土坯后,用力往上举起来,站在架子上的人,要伏下身子来接,接到了再站起身来,把这块土坯用力举到上面去。这样用人也就多了,需要的壮劳力也就多了,所以说到这个时候,就很能考验主家在村子里的人缘的。

人缘好的家庭,来帮忙的人多;要是平时不愿意给别人帮忙的人家,这个时候就要显眼和尴尬了,要到人家里去请,但一般农村人比较善良,没有大的矛盾是不会给主家晾台的。也许就是农村这种习惯,才使得民风愈加的淳朴,一家有事大家一起帮忙。要是没有这种检验,谁愿意受累、谁愿意干活呢?在给别人帮忙受累的同时,也在给自己铺路子,打基础呢!真的将来自己遇到事的时候,大家就能踊跃参加的,这样的结局主家会感到自己很有面子。

在垒墙的过程中,有些个环节是要注意的,像门窗要留出来,在留出的门窗上面还要加上一道横梁。记得我们家盖房子时,就用上了我在海里拾的一块木头呢!当时农村的木头是很短缺的,就是这些个门窗很多也是在旧房子上拆下来的,至于门窗上的横梁都是用一些棍子、棒子七拼八凑起来的,当时的日子很穷,也没有条件讲究了。

垒墙最费时间的就是调整这些门窗横梁上的土坯和房山的坡度了,尤其是房山上的土坯要形成一定的坡度,根据坡度的要求,把土坯砍成一个斜坡,还要留出放檩条的地方来,这恐怕就是垒墙中技术最密集的工序了。

因为垒墙需要很多的土坯,所以就需要不少人到在村子外面放土坯的地方用小推车去推,以免耽误工期,在这道工序里能看到村里村外都在忙活着人们的身影的。

垒墙的过程相对简单一些,下面就是上梁和盖顶子了。

上梁

房子盖到这个分儿上,可以说已经完成了一多半了,剩下的就是上梁以及上梁后的上苇笆和上楯(dun 四声)子。顺序是先上檩条,檩条上面覆盖一层苇笆,苇笆上面再覆盖一层楯子,再在上面压上土,这个房顶子就算完活了,剩下的就是泥房了,泥房的工序我们放到最后讲,今天我们就讲房顶子的处理程序。

严格讲我们不叫上梁,应该叫上檩条,梁可不是我们这些穷人用得起的,一般在大户人家,或者是公家盖间量大的房间,中间架上一道梁,把两边的檩条架起来,中间的空间就很大了,我们老家的民房檩条都是四米长的,中间就是靠垒起来的房山来支撑的,所以我们的所谓上梁其实就是上檩条。

上梁可是盖房子里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啊,主家很重视,每到上梁的时候,要提前做好上梁的准备工作。一是檩条都要将包皮用刀剥除干净,再在檩条上面刷上油(那是为了防止虫蛀的),二是按着檩条的规格在两头用斧头砍出一个斜面,那是为了檩条放到土坯上稳定的,有时候碰到不直的檩条还要在两头安置一个木头拐子,以便让檩条平衡受力。三是上梁之前还要在其中檩的中间位置用红纸写上几个吉利的字,用红布蒙上,最后就是再用绳子拴住了中檩的一头,站在房山上的人们用力把这棵檩条拉上去,然后再拉另一头,等到中檩放稳当了,这时就会鞭炮齐鸣,还有的要从房梁上扔下一个红色的大公鸡来,取上梁吉利的意思。站在房山上的人们还会大把大把地把糖块撒给在下面忙碌的人们,求得和气、喜气。

好像上梁还有个时辰问题,我不大清楚,如果遇到下雨,主家就会很高兴的,因为有句俗语说:有钱难买浇梁雨的,现在看来好像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主要还是为主家赶上了这样的倒霉天宽心罢了。

那时农村盖房子间量都不大,一般就是五檩房,也就是中檩放置在房山的最高处,两边再沿着坡度各放上两棵檩条,共五棵檩条,称之为五檩房,也有个别家庭条件好的,或者是由于檩条太细,怕经不住房顶的重压才盖成七檩房的,但不多见。

檩条安置好了,要看看其距离是否相同,受力情况是不是均匀,如果说有弯弯曲曲的檩条,就在其凹陷处还要加上一块木板什么的,确保将来檩条支撑的房顶是一条直线。这些都完成了,接下来就是嵌山,也就是把放置檩条后的房山上的空间填满土坯,而且还要保证房山的形状自然流畅,最终达到把檩条稳稳当当地镶嵌在房山上,这样上梁的工作做完了。

在这之前还有两项工作需要提前进行,那就是编笆和扎楯子。编笆就是用自产的苇子编成笆,用来覆盖在檩条上,它的作用应该说就是为了用苇笆把上面的东西隔开,起到一个干净、美观的作用吧。编笆可是个技术活,记得那时村子里编笆最好、最快的就是一个回民张哑巴了。张哑巴是村子里唯一的一位聋哑人,但心灵手巧,编笆是他的拿手绝活,不但编得快,而且纹理细密简直就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编笆在孙犁笔下的《荷花淀》里有过描写,不过那里面是在用苇篾来编席子的,这里是编笆,苇子不需要割裂成苇篾而是整棵的来编。编笆的时候要找一块平整的地方,因为要编成三间房子那么大,地方小了放不下的。跟在张哑巴身边递苇子的(老家叫育绺),也就是在苇子少的地方插进几棵苇子,这活一般是让那些刚结婚的新媳妇们来干的,因为活不累,也很干净的。等到苇笆编成了,会整个地卷起来,像一个大水管子一样的,长有十多米,就是那直径也有一米左右呢,需要好几个人抬到新房前的。

扎楯子就不同了,它用的原材料就是高粱的秸秆,我们称秫秸。扎楯子就是把秫秸扎成长长的秫秸把子,直径约有十几厘米的样子,这样一棵棵秫秸把子紧挨着覆盖在苇笆上面,实际上就是起到一个隔热的作用。扎楯子不像编笆那样细致,村里的几个老头就能干了。在村子外面紧挨着挖几个坑,上面横上一棵木棍,人坐在木棍上,下身就在坑里了,木棍上拴一棵绳子,绳子的一头再拴上一棵细木棍,这就是全部的工具了。干活的时候,每人身边放上一捆秫秸,把这些秫秸集中到够粗了,就拿那条绳子在上面绕两圈,然后把那颗小木棍往自己的屁股底下一压,马上拿起旁边的草绳子拴上,再松开勒紧的绳子,再进行下一步。这样扎出来的楯子比较结实,便于使用。每当此时,我们这些孩子就围在老头们旁边,给他们用斧子截了草绳子递给这些长辈们使用。记得那天天很冷,手不敢出来,听老头们说,今天是零下三度,我这是有生以来对温度的第一次准确的感受,我知道了零下三度有多冷了。

扎成的楯子都整整齐齐地码放在一起,看起来很振奋,每当一位扎完了一棵,用锯子锯断的时候,我们就会抢着去拽那楯子,然后几个孩子七手八脚地码放在一起。

楯子的长度是根据房子的跨度来决定的,当用的时候,人们三三两两地一棵接一棵地往新房那儿搬运,上房的时候,要在那楯子的中间猛力地折一下,因为上了房,其中间位置正好搭在最高的中檩上,所以这个程序是不能省略的。苇笆上了房,当站在檩子上的人们慢慢滚动着苇笆时,我们这些孩子就会站在屋子里看新鲜,因为从今天开始,也就是从现在开始这间房子里再也见不到阳光了,要永久地被房顶覆盖了,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呢!是对新房子的落成感到欣喜和激动,还是因为这里面再也看不到了上面的天空而惆怅呢?说不清的。

苇笆盖好了,接着就是上楯子了,那些楯子要一棵紧挨一棵地排列在苇笆上面,这就是房子的隔热层了。楯子也上完了,下面就是上土了,这土要到村外选最好的黑土,不能有任何的柴火啊、木棍啊、砖头瓦块啊等杂质,因为有了杂质房子将来下雨容易漏的。也许是接近了尾声了吧,人们拿着铁锨兴奋地往房顶子上面扔土,房上的人们此时可以自由走动了,也是一种兴奋的心情,用铁锨平整着堆在一起的土,等到整个房顶子都被厚厚的黑土盖住了,再用脚使劲踩实、踩平的时候,人们才把手里的工具从房顶上扔下来,接着人也都从房上下来了,一幢新房在暮色中显得蔚为壮观。人们一边在脸盆边洗着手,一边回头望着自己的杰作,心里充满了自豪和骄傲。接下来每人点燃一支烟,走到刚刚封顶的屋子里,互相交谈着、说笑着,心里充满了劳动的快乐。

等帮忙的人们走光了,主家就会兴奋地点上煤油灯到刚盖好的房子里,这瞧瞧,那看看,用手摸着那土坯墙,心中充满无限的快乐和满足。这可是自己的新房子啊!有了这新房就等于有了筹码,不管是平时过日子还是给自己的儿子说亲,这可都是资本啊!能盖起新房就说明日子过得还可以,就不会被人瞧不起,那时候的农村新盖起的新房,就会给全家带来生活的信心和自豪的。

盘炕

盘炕应该说是盖新房的最后一道工序了,从盖房子的角度讲好像不相干的,但我们盖新房的目的还不是为了居住吗?所以从居住的角度看,盘炕、盘锅台应该算是新房子的配套工程了。

在房子盖好之后,细心的人就会发现房顶上的东西两边各有一个秫秸把子树立在房顶向阳的一面,那就是专门为做饭准备的烟囱。等到泥房顶子的时候,会有专门的技术人员用砖或土坯把烟囱垒好,就像长城上的烽火台一样。后来进步了,人们用缸瓦的水管子当烟囱用,这样烟囱高了,也省了不少的工时,但比原来敦敦实实的烟囱要好看多了。

一般的三间房两边的两间是人们的卧室,用来盘炕住人,中间对外开门的外间屋里,则是厨房了,在一进门的两边会垒起两个锅台来的,等到有大事忙乱时,这两个锅台可以同时启用的。

锅台原来都是用土坯垒成的,外面都是土的,在锅台的外面加上个风箱,因为烧的是柴火,所以有时候就需要借助风匣的吹风来把火吹旺。农村做饭用的都是大铁锅,根据家里人口多少选用不同大小的铁锅,最大的要算八印锅了。人们经常会看到谁家刚刚盖好了新房,主家就会到位于大辛堡的供销社里背回一个大铁锅,因为盘锅台是用这个铁锅做标准的,并且还要把铁锅稳在锅台上的,其周边还用泥来把空隙给堵死的,以免将来做饭时从锅边往外面冒烟。

盘锅台和盘炕都需要有技术,手艺好的人盘出的锅台和炕到了烧火的时候会很痛快,既省柴火做饭又快,再摸摸那炕头也热得比较快,所以盘炕和盘锅台可要请专门的人才来完成。每个村子里都有这样的巧手,出了名,村子里谁家干这个活就要被请了过去给帮忙,当然这样的技术人员会受到很高的待遇的,干完活吃饭喝酒是不在话下的,所以在当时的农村这样的巧手是很吃香的。

农村的冬季取暖就靠土炕了,锅台和大炕相连。灶眼太高了,人用不着把头压得很低,但灶膛里的烟就会在灶膛里滞留,影响了做饭的速度,还会弄得满屋子都是烟气;灶眼太低了,影响人们观察灶膛的情况,烧火时会很费力的。锅台太高了,火苗燎不到锅底,浪费柴火;锅台太低了,又会影响灶膛里的氧气进入,火苗被压得很低,达不到应有的效果。

盘炕也一样,需要把土坯立起来,形成几个烟的通道,还要让烟在炕底下来回绕几圈,这样可以充分发挥其暖炕的作用。再有烟比空气要轻,所以聪明的人在盘炕时就会注意到这一点,把整个的烟道走向始终是向上走的,这样盘出来的炕出烟痛快,并且能达到热炕的作用。

为了节省空间,每家的土炕和房顶烟囱相连的地方都在房山上。就是在房山上凿出一溜烟道,在适当的高度上再安装一个闸板,露在外面的是可以调控闸板的旋钮,便于在风大时,可以适当关紧闸板,以达到省火的目的。平时可就要把那闸板打开,让烟顺畅地通过,直接从房顶的烟囱里冒出去。

炕的表面也是用土坯来做的,要求表面要平整,把土坯放好了,在炕沿上还要放置一棵粗竹竿或者是木制的长条,这样一方面可以保护人们上炕下炕对炕的损坏,另一方面还可以保持卫生,免得人们的身体或衣服直接和泥土接触。炕盘好了,还要把炕面泥一遍,以避免土坯的缝隙漏烟。当锅台和炕都做好了时,人们就会在灶膛里点起火来,随着温度的升高,刚刚泥过的炕面上慢慢升腾起袅袅的蒸汽时,人们的心里乐开了花。这就意味着可以入住了。等到整个炕面被完全烘干了,并且看不到漏烟的地方了,说明这铺炕做成了。在上面再放置些干草、麦秸之类的东西,起到柔软的作用,再到供销社买一张苇席往上面一铺,整个的房子就算做成了,可以居住了。

那个年代,砖是非常少见的,所以地面也都是土质的。这土质的地也有好处,就是不管天多么干燥,地始终是潮湿的,起到给空气加湿的作用。由于可以接着地气,人也觉得很舒服。在每家每户的大水缸底下都会放置家庭过日子常用的大葱在那里,因为大缸底下经常有滴水下来,再有就是很阴凉的,大葱放在那里不容易干瘪。但土地的弱点是如果遇到阴雨天,人们从外面带进来的雨水会使屋子里的地面很滑、很潮湿。

这种土坯房由于墙体比较厚,保温效果很好,可以说是冬暖夏凉,很适合人类居住。但夏天由于后面没有窗户所以通风效果不是很好,好在我们家是海边,不管中午有多热,只要到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清凉的东南风就会从海面上吹来,让人感到很凉快,但由于是从海面上刮过来的,空气中的湿度比较大,所以总感觉潮乎乎的,不是很清爽,要是到了后半夜还要盖被子呢!

这样的土坯房一般能住上几十年,所以日常的维护很重要,最普通的就是每年都要泥房,另外在前些年由于雨水比较大,又多是从海面上吹来的风,所以人们就在东房山上把高粱瓤子贴在上面以免雨水的冲刷。

有条件的家庭还会搭起墙头,把自己的院子圈起来,再盖上一个大门楼和门洞子,盖上偏房,这样一个标准的民居形成了。

在过去的农村盖房子可是件大事,很劳累的,不光是身体累,心还累呢。昨天和几个朋友说起了盖房的事,一位同事说,当年他们家房子盖成了,父亲明显老了好几岁,这话一点不假。有那么一句老话说道:与人不睦,劝其盖房。意思是说如果你要是和某人不合适,那么你就劝他去盖房子,因为盖房子不但会耗费掉其多年的积蓄还会让其身心疲惫的。当然现在情况好多了,再盖房子都是砖瓦房,并且是包工包料的,主家只需给足了钱,就等着住新房了,这不是社会的进步吗?

主办单位:沧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备案序号:冀ICP备10001396号-1 技术支持:长城网

最佳使用效果:1024*768分辨率/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以上